搞了朋友的妻子

說起來這事,到現下還朦朦懂懂?自己都搞不清,怎麼會變成這樣?原來我是一個很理智的人,相當理智。現在,唉……一切 […]

閱讀更多..

從少女變娼婦

總是看到媽媽和很多的叔叔伯伯來往,只是因為年幼並不懂他們為何總是要進房關上門談事,而媽媽也沒針對我的疑問回覆清 […]

閱讀更多..

會議室女同事的潮吹

我在上海的外企公關公司做了6年了,已經是個經理級人物了。工作累也不算累,平平穩穩的,就是應酬一下大客戶之類的, […]

閱讀更多..

清純的美容師

「嘻,又撞邪了!」 入夏以來,這是二叔最常說的一句話,台灣百業蕭條、許多小老百姓無以為繼的今天,我們這家小小的 […]

閱讀更多..